2

2015-03-19 08:00:00
    闭了灯,外面昏黄的路灯的光线映射进来,显得屋中恐怖异常。我平躺在床上,由于刚才的经历我感觉有些虚脱,迷迷糊糊的。突然问感觉身体好像慢慢地向下陷,有两只冰凉的手臂由后面抱住我!死死地抱住我!
    我想喊也喊不出,动也动不了。我努力想张开紧贴身体的双臂,却不知为何使不出半点力气。我当时的思维很清晰,也能清楚看得到旁边躺着的两个哥们儿,耳边的鼾声也
真实
得不像是梦境。这是怎么了?我感觉全身越来越凉,仿佛身处冰库。耳朵刺痛得厉害!我的脑袋再一次怔住了……在我对面那墙皮已经开始脱落的斑驳的墙壁上,隐隐地浮现出一张张模糊的面孔……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个个头颅慢慢变得真切。头发披散着,像干枯的杂草,随着头颈的扭动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在寂静的夜里,那声音一下、一下地刺在我的身上!我平躺在床上,周身刺麻,开始觉得肿胀……越来越胀……好像就要开始融化一样!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推醒,看看窗外依然是黑的。原来我昏睡了整整一个小时。几个同学很关切地望着我,像是在寻找什么答案。
    我隐约地听到隔壁两个女同学在怯生生地细语:“赶快走吧!这里好像真的很邪门的……你看这屋里的破柜子,做得都像棺材一样……让他们送小雨(我的名字)赶快去
医院
吧……
    ”恐惧“这个词汇向来都不在我的词典里。这次终于让我感受到了那种无助,那种阴冷,大平(我的一个哥们儿)递给我一支点燃的香烟:”你还能行不,大伙都吓死了。“这时我才发现我身体下面湿湿的,不知道出了多少汗……难怪现在虚脱得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
    一个小时后,我被几个同学扶到了医院。值班的医生根本没怎么给我看,就开了一大堆补品什么的(估计他仔细看也看不出什么)。没办法我们就走了,我可不想回去继续恐怖之旅,就在医院旁边的宾馆开了间房,想明天一早再找个好点的医生看看。同学们也在我的劝说下各自回去了。
    由于很累,很快我就睡着了。”吱……吱……“在睡梦中耳边突然响起耳鸣般的细微而又刺耳的声响。我昏昏沉沉的,但在意识里我已经醒了,只是张不开双眼。我努力了好久始终没有办法,我就放弃了,就那么躺着,乖乖地等着似乎将要发生的什么事情。我隐约可以感觉到房间的灯突然亮了,隔了几分钟又自己灭掉。就这样反复着。之后我就昏了过去……
    第二天,大平一早就来了,买了好多水果。可惜我一点东西也吃不下,因为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喉咙肿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都极其的微弱沙哑。大平家里很有钱,也很有势力,在他给我们找的房子中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性格直爽的他当然想一肩扛起。他对我说:”雨,别看医生了,没有用。一会儿我奶奶过来……“
    他奶奶在中午的时候来看我了,进屋后脸色低沉,好像是因为大平犯了什么错似的。后来我才知道,那栋楼最近几年根本就没人住过,我们是唯一的住客。旁边的屋子也没有住过什么孤寡老人。房子的主人是大平奶奶的妹妹,因为争一些家族上的利益和家人闹崩了,后来好像是疯掉了,饿死在我们住的对面的屋子里,她死后房子就被封了。这回大平也是贪玩才叫我们一起过去的。
    大平奶奶在我这里呆到午夜,也没有和我解释什么,就叫大平把我扶起坐在椅子上。她坐在我的对面,中间的桌子上放了一个碗、一个鸡蛋、一双筷子,还有一些米!我似乎以前听过撒米、立筷子什么的民问卜事之法,但从没相信过这是真事。看到这些,心里那个凉啊,不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虚弱得都无法坐稳,大平用另外一把椅子支起我的一只胳膊。大平奶奶把米抓在手里慢慢地均匀地撒在我的周围,最后在碗里留了一小撮,然后她叫我双手握住鸡蛋,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手。我不由得更加紧张赶来,手上也恢复了些力气。大平奶奶又说:”不管我叫你什么,你都回答是或者好。“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无力地点着头。
    ”何琳(她妹妹的名字)。“她轻声地对我说,仿佛面对的不是我。”是……“回答起来感觉怪怪的。猛然间我觉得周身发冷!耳边传来”咯吱……咯吱……咯吱……“的米粒被压碎的声音。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太邪门了吧?
    ”何琳……你要是在……就上来吧……“大平奶奶随着话音,缓缓地拿起那双筷子立在了那个只有一点点米粒的碗里。”上来吧……我知道是你……“我一下回过神来,答道:”好……“她的手又缓缓地放开。这是真的么?居然,那筷子居然稳稳地立在了碗里。距离这么近,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全身像冻僵了一般,只有手心的鸡蛋发出一点点热量,能让我感觉到我还是个有知觉的人。”这么多年了,你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碗里的米开始震动起来,像是有生命似的,慢慢地把那双筷子的头给包裹起来……
    ”放过这个年轻人,我会在你的忌日给你做场法事……“我的意识渐渐地模糊起来,后来便记不得她问了什么,也记不得我回答了什么了……
    次日清早,我被大平叫醒。我的手中依然握着那个鸡蛋,还是热热的。鸡蛋表皮已经被我捏破了,里面竟然已经熟透了!”奶奶说你把鸡蛋吃了,就会好了……“大平的脸色蜡黄蜡黄的,看着有些瘆人。我努力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发生的事情却依旧模糊得像我嘴中的鸡蛋……事后大平沉默寡言,很少和我接触了。
    一年后大平的奶奶去世了,大平出国了。
    原来大平奶奶答应用自己剩余的阳寿换我的平安。这些是我今年去欧洲的时候他才告诉我的。我们依旧是很要好的朋友。
    愿他在异乡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