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016-10-16 08:00:00
    3.死讯
    程汐从S市回来后,再次找到于娇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于娇娇就一脸激动地抢先开口:”程警官,我找到陈树了!“
    于娇娇告诉程汐,她发现”虐猫男“和陈树有关系后,立刻赶去望海路守株待兔,最后确定他住在望海路上的丽景小区里。
    她趁他外出时偷偷潜进他家,四处寻找线索,最后在他
家里
找到了属于陈树的东西—— 一个刻有陈树名字的限量版打火机。
    除了打火机,于娇娇还在”虐猫男“家里发现了一间被锁住的房间。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后,发现有”呜呜“声从里面传出来,像是有人被堵住嘴,却又拼命地想要说话。
    于娇娇想把锁打开,但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有人回来了,她不得不离开。
    ”程警官,陈树一定被囚禁在那个房间里,你快带人去救他!“
    程汐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说出来意:”于女士,你丈夫陈树已经有消息了,他不幸罹难了。“
    ”这不可能,他明明被一个变态虐猫狂囚禁了!“
    ”于女士,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噩耗,但你丈夫的确遭遇了泥石流——3月31日16点40分,S市盘山公路突然爆发泥石流,有监控拍摄到陈树被泥石流冲下山崖,最终被活埋在崖底,理论上说是没有生还可能。“
    于娇娇连连后退,指着程汐的鼻尖大声质问:”你说他死了,那你们找到他的尸体了吗?“
    ”目前还没有,但等我们警方清理完被泥石流冲毁的……“
    ”没有找到尸体,那他就没有死!“
    4.剁尸
    待程汐走后,于娇娇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她喃喃低语:”真是荒谬!陈树怎么会死?他明明被那个变态男人囚禁在公寓里!我要去救他!对,只有我能救他了!“
    于娇娇立刻找了好几个开锁师傅,旁敲侧击地询问开锁技巧,又上网查了许多资料,再一次来到丽景小区,潜进发现陈树的那间公寓里。
    这一次,房间上的大锁竟然是打开的,房门虚掩着。
    ”咚、咚、咚……“于娇娇听到重重的剁肉声,循着诡异的节奏,她一步一步地朝房间走去。
    当她推门而入时,看到的却是永生难忘的一幕——还是那个虐猫男人,还是那把菜刀,唯一不同的是,这次被剥皮剁肉的不是猫,而是人!
    于娇娇眼前一黑,身体软绵绵地往地上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