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15-09-12 08:00:00
    四、心机
    第二天,韩康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父亲的房间,把秦晓澜取来的录音交给父亲。
    韩康沉痛地说:“父亲大人,弟弟的死因查明了,是一个妒忌林雪的女孩下了黑手,唉,弟弟好可怜。”
    原来,韩康之所以雇用秦晓澜查明小孩子的死因,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友林雪——林雪只是他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对韩康来说没有那么重要。这件事的重点在于:当年跌死在地铁里的孩子,其实是韩康的弟弟,家庭的第二号继承人小鹏!
    韩父听了录音之后老泪纵横,小鹏是他的小儿子,聪明伶俐心地善良,韩父非常钟爱,没想到在一次出游当中出现了事故。韩父现在老了,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想要弄清小儿子的死因:怎么会那么巧?跌下去的偏偏是他的小儿子呢?
    韩康抱住了父亲的肩膀,安慰道:“父亲大人,您不要伤心了,至少现在小鹏出事的真相已经大白了,小鹏地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您要保重身体,虽然没有了小鹏,但您至少还有我呢,我还可以帮您振兴家族,我还可以帮您完成事业。”
    韩康父亲抬起头,目光凛冽地扫在韩康的脸上。他一字一句地说:“韩康,其实我并不是哭小鹏,他已经死了一年了,我都想开了。我其实,是为你而哭。”
    “为我?”韩康大吃一惊。
    “对!为你做下如此恶事!”
    韩康父亲打开电脑,播放了一段视频,韩康看到之后直冒虚汗,甚至站都站不稳了。
    这是昨晚他在卧室里的录像,窗外
恐怖

女鬼
身影和进进出出的黄衣小孩子都依稀可见,更清楚的是,当小孩子靠近韩康的瞬间,韩康居然大吼了一句:“小鹏!你给我滚!我有本事杀你,就不怕你索命!”然后韩康操起台灯砸了过去。
    韩康完全不记得昨晚居然说了这么关键的话,可能人在恐惧之下会本能地说出内心
真实
的想法。
    韩康父亲说:“好了,解释一下吧。”
    韩康颓然坐倒在沙发上,他说:“父亲,您要保护我啊!我知道错了!”
    原来,韩康之所以与幼儿园老师林雪谈恋爱,并不是因为两情相悦,而是因为林雪恰好是弟弟的幼儿园老师。为了争夺家产,韩康早就想要除掉弟弟小鹏,他知道父亲更钟爱小鹏,这个劲敌越早除掉越好,便动用了
爱情
攻势,让深陷情网、易被利用的林雪替自己成为杀手。出游那天,是林雪提出要带小朋友们坐地铁的,即使没有苗美意外出现推倒小孩子,林雪也准备对小鹏下手,苗美只是恰好起到了掩护作用而已。林雪趁乱把小鹏推下了地铁,而小鹏也不幸惨死了。
    事后,林雪要求韩康跟自己结婚,而韩康当然不会同意。他假意约林雪去外地,他说:“你刚刚犯了这么大的事儿,应当装出愧疚的样子,远离人群,这才不会被大家怀疑。”林雪听信了,被韩康骗至外地,残忍地杀害了。所有认识林雪的人,都以为她是自责而死。
    本来此事已经天衣无缝了,没想到韩父对小儿子的死产生了疑心,认为另有真凶,非要让韩康查明。韩康无奈之下只好雇用了业余侦探秦晓澜,让她骗取了苗美的一段录音,企图嫁祸到苗美的身上。
    韩康父亲听完了真相气急败坏,他说:“你以为你骗得了我吗?我告诉你吧!其实昨晚那些恐怖的镜头也都是秦晓澜安排的,她早就听命于我了!她制造了女鬼和‘小鹏还魂’的假象,为的就是诱使你招供。”
    事到如今,韩康只能跪倒在父亲面前,请求父亲的原谅。
    韩父声声长叹,痛苦不已。
    韩父说:“其实你确实是成不了大器的人,比如说刚才那段视频吧,那里的声音是后配的,你昨晚根本什么都没有招。可是你呢?略一使诈就全都招供出来了,唉,我怎么放心把家业交给你。”
    原来是这样!韩康这才感觉到,在心机深沉的父亲面前,他实在太天真了。
    “可是父亲,你救救我啊!”韩康无助地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