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018-09-15 00:06:51
    变态的杀手
    602室的房门虚掩着,这里是江警官的家。一切都静得太可怕了。黎安发现整个房子里只有卫生间是紧闭的,他壮着胆子,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大喊着:“小琴,你在不在里面?”接着黎安奋力地撞开木门,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猛然惊呆了──白色的墙壁四溅着血迹。他终于看见了江警官── 一动不动地被吊在磨砂的窗子上,了无生气的眼,僵滞地瞪着,静默地宣告着死亡。
    黎安的大脑在一瞬间变成了空白。一切都错了。他看见地上拿着镰刀的阴影,慢慢地逼近背后──这个身影不正是那天夜里电脑屏幕上的那个吗?黎安身体抑制不住地发抖──那天逃过的一劫终于还是要还上了。
    “说再见吧。”
    黎安转头看见一个戴着万圣节面具的男人,握一柄锋利的镰刀,他压下恐惧,壮胆问道:“告诉我,秦琴在哪儿?”
    “你死了不就知道了。”
    黎安咬着牙道:“你不觉得拿着镰刀,不太适合你的身份吗?赵法医。”对面的男人愣了一下,缓缓摘下面具说:“我们只见过一面,你怎么会想到是我?”
    黎安擦了擦额角的汗:“我原以为是江警官,因为只有他才有机会把他杀伪装成自杀。可是当我进入警局的网络才发现,连续17个死者后颈都有纹身数字,但都没写进疑点,于是我推断,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法医做的手脚。而你赵法医正是这些案件的法医组负责人。我说的对吗?”
    赵法医阴森地笑了,紧握刀柄的手,爆出咔咔的响声。黎安胆怯地指着墙壁上的照片说:“你杀了江警官也是因为他发现了那些藏在头发里的数字吧?然后骗我来做替罪羊。”
    “好,说得不错,这件事还有谁知道?”赵法医冷酷的笑容下面隐藏着的是隐隐的恐惧,这增加了黎安的勇气。
    “原来只有我知道,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黎安说着从衣襟上摘下一枚微型摄像头,“这是我在电子市场上淘来的,现在我在帮你网络直播了,你猜会有多少网友看到?”
    赵法医的笑容,一寸寸僵在脸上,所有的得意,在这个时刻都已经变成了恐慌和沮丧。
    原来是这样
    黎安订了回乡的火车票。此地给他留下的只有伤心,他只想带走秦琴的骨灰。报纸全面披露了赵法医伪造17起自杀案的案件。原来几个月前,一家境外医药
公司
正在试制抗癌新药,这种新药需要人体进行药物试验。赵法医国外的朋友托他在国内寻找自愿试药的病人进行秘密的临床实验,并且提供每人10万元的高额费用。于是赵法医就开始寻找合适的癌症患者,这些患者大都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不如做一次试验品,10万元钱也许可以改变一下自己家人的生活。很快就有17个癌症患者愿意接受治疗。
    为了便于确认,赵法医给参加试验的癌症患者颈后纹上细小的刺青,就是他们的编号。秦琴就是这些试验品之一,她的编号是16。然而,令赵法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新药的试验失败了,服用之后不但会造成全身的浮肿,而且会引发多种并发症,使病人在极端痛苦中死去。参与试验的这些病人开始觉察到身体的变化,纷纷表示要停止试验,眼看事情越闹越大,如果实情败露,最终身败名裂的不仅仅是赵法医一人,他背后的那家国外制药公司也将面临信任危机。于是才有了赵法医制造的这起惊人的“自杀”骗局。
    黎安抽空去了一次梧桐街,祭拜那个给秦琴打电话的男人,魏生。他就是那个从门缝塞进信封的人。魏生是在网上认识的秦琴,因为同病相怜,所以聊得很投机,最后才发现原来两人都是这种新药的试验品,相同的遭遇使他们走得更近。然而很快,他们发现自己的身体在发生可怕的变化,虽然深知危险越来越近,可是为了银行账户里的10万块钱,他们只有选择守口如瓶。秦琴的去世,给魏生打击很大。一次醉酒后,才在深夜贸然打来电话。不久之后,魏生自己也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