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2012-01-11 08:00:00
夜车(七)
我站在金币大厦门前,看着楼上育成公司的标志,大厦十到十五层都是育成公司的。正当我准备进去时,我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楼里出来,是李显,他的表情比之前从容了很多,很快上了一辆出租车走了。我有些奇怪,但没有在意,他心情平复了,这也是好事。
介于郑瑞华和队长的关系,我这一次的调查很有可能影响仕途,而且还可能什么答案也得不到。不过,真相往往太吸引人,我觉得值得一试。
作为一个交警,这件对我来说是越权的,所以我只好假装经济犯罪科的同事。跟他的秘书说明了来意,我坐在会客室里等了一会。这里装修的非常精致,不过各种佛器摆满了各个地方,和欧洲的高档家具显得不是很配套。看得出来,这位老总很迷信。不一会儿,他的秘书示意我可以进去了。
“你好,警察同志,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郑瑞华很友好的请我坐下。
“我们正在调查一件财产来历不明的案件,关于不久之前,一桩交通肇事赔偿,据我们调查,这笔赔偿款是出自您的账户,而您和肇事者及其家人都没有什么亲属关系和社会关系。而且肇事车辆虽然不属于您,但付款人也是您。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情况。”我毕竟不是专业,这段话说得有点绕口。
“不是一般会有两个人一起来的吗?”郑瑞华好像有点怀疑,不过这样的怀疑恰好可以证明他对这件事很敏感。
“由于这件事可能涉及到您个人的隐私问题,我们考虑到您的社会地位,所以只有我一个人来,所以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我们就不用请您到公安局里再问了。”我镇定地说,他好像也没有怀疑了。
他好像面有难色,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能说的样子。
“没关系,如果您没有犯罪行为的话,我们会保护您的隐私的。”我继续演着。
他好像还在为难,于是,我决定采取一些极端的方法。
“那个女孩很可能是被人害死的!”隔着办工桌,我把身子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说。
郑瑞华的眼神一下子显得很惊慌,直直地看着我。
“刑事科的同事正在调查,我希望这件事和你无关,所以你还是说点什么吧。”我又把身子倒了回去,靠在椅背上看着他。
“是和我没关系!那天我在房子里等,突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我满身是血的躺在浴室里,我很害怕,后来发现那些不是我的血。第二天我就听到消息,子杉死了。这件事我一直不敢提起。”郑瑞华显得很害怕,不像是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