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2012-01-11 08:00:00
夜车(六)
晚上九点,我来得比昨天要早一些,我不能来的太早,不然会有路人看到我对着空气说话的。
她好像很早就在那里了,看见我来了,她好像很高兴,眼神中对于“时间”的恐惧少了很多。我开始明白她说的“鬼也是孤单的”的意思了。
“我以为你不来了。”她笑着对我说。
“你好像没有在怕‘时间到了’?”我看着她的脸,找不出和‘人’有什么区别。
“怕啊,不过死亡的痛苦慢慢也会习惯的,何况我比其他的鬼幸运,在‘死’之前有人可以陪我说话。”她感激地看着我。
“我是有很多问题想问你才来的。”我冷冷地说,并不像和她套近乎,毕竟人鬼殊途。
“问吧。”她有点失落地说,继续看着握着方向盘的手。
“你说的郑瑞华是育成公司的老板吗?”
她看着我,点了点头。
“他没有死,活得好好的。”我冷冷地看着她的眼。
“他真的没死!”她眼神颤抖地看着我。
“车后却是有一个袋子,不过里面是猪肉。”我点了点头说。
“他为什么会没死呢?我明明看到他……”她不知所措地看着前方,眼神充满着无助。
“你看到什么了?”我近前一步。www.guidaye.com
“他……”她无助地看着我,欲言又止,眼睛里再一次闪烁着什么。
“告诉我,我可以帮你的。”我真诚地看着她,其实我是假装,我只想通过她去了解妹妹的死是否另有隐情。
“他是我妈的情人。”她呆呆地说。
“这辆车是他给你买的吧。”我开始有了点头绪。
“他对我和我妈都很好,他给我妈在外面买了房子,然后我们经常在那里聚聚,他就像我爸爸一样。那天,他约我们去吃晚饭,可到了那里,我没有见到妈妈,他却躺在沙发上,身上留着好多血。我很害怕,跑出了门,想跟妈妈打电话,可是不敢打,怕她一下子接受不了,想报警,更不敢打,这样就会有很多人知道妈妈和他的事,包括那个女人,他的老婆金亚男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于是,我壮着胆子走了回去,把他装进了袋子,准备等妈妈来,我很害怕,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天已经黑了,可妈妈还是没有来,我开始有点怀疑这是妈妈干的。我越来越害怕,很想尽快把他送出去,于是我一个人把他拖到了车库,装上车,开去了郊外,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事。”她呆呆地说着自己的故事。
“可他没死,变成了一堆猪肉?”我疑惑地看着她。
“我明白了。”她冷冷地看着前面,思索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
“明白什么?”我有些着急。
“为什么那里会凭空多了一个编织袋,为什么我这么害怕还会睡着,为什么尸体这么久后拖起来还是感觉不到僵硬……慌乱中的我竟然什么异样也没有注意到!他为什么要骗我?车子失控!他为什么要害我?”她呆呆地自言自语。
尽管没有得到关于妹妹的信息,但我对这件事情越来越感到好奇,这件事果然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这背后的蹊跷,假如不是这个鬼告诉我,可能会一直深埋地下。
“我不该死的!”她眼神无助地看着我,眼中颤抖着什么。这时,车子启动了,一下子变得很快,高速地冲向了熟悉的方向。
我看了看表,时间没有到,她或许是想提前结束今晚。我知道她很伤心,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伤心。这件事对我来说,好像刚刚开始,回到人的世界,我想我很快就会去拜访新的“朋友”。我突然很想再见到郁子杉,但不知道明晚还能不能再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