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2012-01-11 08:00:00
夜车(五)
回想起昨晚和“鬼”的邂逅,心情还是有些紧张和害怕。不过这种心情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他们一定会以为我疯了,不过,这些天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李显今天终于来上班了,脸上的憔悴没有一点减少,我本想上前去安慰他,不过,我自己也没有比他好多少。这会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找罗致证实一些,他是这件案子的经办人。
“小致,有问题问你。”我走到他身旁,他好像下了一跳。
“吓我一跳!”他身子弹了一下。
“鬼鬼祟祟在干什么?”我笑着说。
“没什么,什么问题?”他白了我一眼。
“还是我妹妹那个案子,你们有没有在那辆车后备箱里找到什么?”我低声说。
“倒是有一样特别的东西,有一个挺大的编织袋,里面有很多的猪肉,奇怪吧!”他费解地看着我。
“猪肉?”我更加费解,郁子杉明明说得是尸体。
“有一百多斤吧,我们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尸体呢。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帮我查一个人,郑瑞华。”我越发地纳闷,郁子杉似真非真的话一下子让我想把所有的事都弄明白。
听到这个名字,罗致突然愣了,很诧异地看着我。罗致摆了摆手,示意我凑近听。我把身子俯了过去。
“原来你也在查啊!”罗致低声地说,有点兴奋。
“查什么?”我看了看他。
“领导不是不让我们查你妹妹那个案子里赔偿款的来历吗?我心里窝着难受,就闲着慢慢查到了这个人。”罗致鬼祟地说。
“说来听听。”我压低着声音。
“郑瑞华,育成公司的老总,卖电器的。他接手了他岳父的财产,不过,公司里真正有实权的应该是他老婆金亚男,郑瑞华和金亚男的关系并不好,可能仅仅是为了公司利益所以还在一起。银行那边,我同学告诉我,郑瑞华的账户最近是提取了四十多万,而且不久前有一次一百多万的刷卡记录,应该是那辆奥迪车。”罗致念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
“你是怎么查到的?”我很敬佩地看着罗致。
“大队长不让查,那有猫腻的不是他自己,就是他的好朋友。他的朋友不是官就是商了。我慢慢筛选,就确定了他,最近我还看到他和队长一起吃饭。”
“他还活着?”我自言自语地低声说。
“当然,这么有钱的人,他肯定活得好好的,怎么这么问?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罗致纳闷地说。
“哦,和你差不多的。”我肯定不能跟他说是一个鬼告诉我的。
“我就查到这了啦,有兴趣的话,你去查查看郑瑞华的私生活,我觉得应该有点意思的……”罗致对我挑了挑眉,继续着他的工作。
我慢慢退回到自己的座位,心里有很多说不出的疑问,郑瑞华肯定和郁子杉有什么关系,车上却是有个袋子,那猪肉是怎么回事?郁子杉怎么说是郑瑞华的尸体呢?看来今晚我还要去那个路口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