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2012-01-11 08:00:00
“你们警察没有发现吗?我的后备箱里,有一个大编织袋,里面有一具
尸体
,我是赶着把它送到郊外去,当时我很害怕,越是害怕,开得就越快。”她又低下了头,看着方向盘。
“尸体?等等,我听得有些迷糊,你是说你杀了人?”我脑海中又多了很多疑问。
“他不是我杀的,他……就当是我杀的吧,反正我已经死了。”她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却又非常可疑。
“我们没有发现什么尸体,如果有,公安局会立案的,我不会不知道,而且据我了解,这几个月,也没有失踪报案的。”我有点怀疑地说,毕竟,她说的都是‘鬼’话。
“他没有死?”她低着头自语着,眉头紧锁。
“你‘杀’的人是谁?我可以帮你查啊!”我很冷淡地说,因为我不相信她的话,我觉得她是在为自己推脱责任,好让我可以帮她做什么。
“他叫郑瑞华,是一个
公司
的老板。”她轻轻地叹了口气。
“哦?”我没料到她竟然说出了一个人名来,可我并不在意这件事,我只想听道关于妹妹的事。
“对了,每天晚上,我都能看见你的妹妹,她也会在桥上。”她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
“什么!她也变成鬼了,她在那里做什么!”我的神经一下子激动起来。
“哎,假如一个人不是死于自然,那他的灵魂就会被囚困在某一个空间里,某一个时间段,某一件事情上。就像我,每天都要准时从桥上冲下去,你的妹妹每天也都要准时在哪里,被我的车撞下桥,重复的痛苦,无法逃避,也无法阻止!”www.duanxinba.net她沉重地说。
“那晚我没有看见她呀!我可以再见到她吗?我可以帮她吗?”我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我说过了,只有她死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才能见得到她,她见过的最后一个人,很可能是我,也可能不是。鬼也是孤独的,互相看不见的,只因为我们死于同一场事故,所以才会见得到。大部分的只能一个‘人’承受着一天天相同的痛苦,没有终点。”她眼神有些茫然。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奇怪地问。
“你变成鬼了,自然也会知道的。”她对我笑了笑。
这句话让我不寒而栗,我往后退了一步。www.jintonghua.com
“我的时间快到了,谢谢你,已经很久没有人陪我说过话了。希望还能看见你!”她感动地看着我,眼睛里好像闪着什么,可是鬼应该是不会有眼泪的。
我觉得她其实并不可怕,既然死了,也不必再责怪她什么了,我只是很遗憾,见不到妹妹,我想更遗憾的还有李显。
“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关于你妹妹,并不是我想推卸责任,那天我开上桥,车子就突然失控了,看到你妹妹站在桥上时,我按了很久的喇叭,她就是不走,快要撞到时,我看到她的眼神很害怕,她好像不是不想走,好像是走不了……”她摇了摇头。
我正要问她,她的车子已经开始启动了,从我身边开走了。她的话再一次让我愣在了那里,不管是不是我太过敏感,想想,妹妹从这座桥下夜班回家真的是第一次,以前她都是走比较热闹的地方。郁子杉的车子真的失控了?她也没必要骗我。妹妹这么小心,怎么会来不及走呢?我突然感觉,这两个女孩之间,有一种莫名的联系,或者,郁子杉还瞒着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