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012-01-11 08:00:00
夜车(二)
这些天,我一直在局里寻找和“9890”有关的车子,可没有一辆是可疑的。问题在于,我记得那辆肇事的车是没有牌照的。为什么这个“鬼”要在车后加这些数字呢?我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着那晚的情景,那个女孩有些眼熟,她的眼神和动作都显得那么恐惧,但好像并不是因为看到我而害怕,她既然是“鬼”,她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这一天,关于这件案子的后续工作都已经完成,因为我是家属,所以不能参加。在事后的案卷中,我看到了当事人的照片,果然就是那晚我见到的那个女孩,原来她真的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她叫郁子杉,今年22岁。而事故组的同事也告诉了我关于这件案子一些奇怪的地方。首先,郁子杉的母亲同意赔偿,但她非常肯定自己的女儿是不会喝酒的!而我不经又想起当晚,我的确也闻到了酒味。其次,郁子杉是单亲家庭,生活并不富裕,这辆奥迪车价格不菲,所有人是郁子杉,而且是一次性付款。还有就是四十多万的赔偿金,她的母亲也是一次性拿出来的。同事们觉得可能是有人替她们付的,而当他们想要调查时,却又被领导阻止了。
在我看来,这件事的背后,并不简单。直接去质问领导并不现实,于是,我决定还是去找那位母亲。
职务之便,我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她的住所,在一个很普通的开放式小区里面。开门的是一个头发有些泛白的中年妇女,当我表明身份时,她并不反感我是受害人家属这件事,反而请我进去坐。屋子里面的装潢很普通,柜子上摆着很多女儿的照片,还有很多各色各样的药,看来这个母亲身体并不好。她给我倒了杯水,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我有些问题想问您,如果不方便的话,您可以不回答我。”我直接地说明了来意。
“人都去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呢。”她眼神呆滞地看着地上。
“赔偿款是不是有人帮您付的?”
“你们不是已经拿到钱了吗?还要追问什么?”她抬起头看了看我,语气很冷。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想知道,那个人和你们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和你女儿的车祸有关系啊?”
“没有关系!咳咳……你回去吧!”她坚决地说,显得有些激动,剧烈地咳嗽起来。
“打扰了!”我退到了门外。
我本来就不打算她会告诉一个陌生人太多的东西的,这一趟貌似毫无斩获,可她的“没有关系”让我确定了有那么一个人存在。倘若没有很深的关系,又怎么会拿出这么多钱呢?至于这个人是谁,我想今晚,或许可以去找当事人问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