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2011-11-22 08:00:00
  苏蕙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你要去哪里?”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虚无飘渺,像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言石止住脚步,头也不回地说:“蕙,对不起。不是我不爱你,是我配不上你,无法再爱你。你……自己好好保重吧,会有好男人好好爱你的。”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却依然清晰,“我要陪着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远离人间邪恶的地方,一个纯净如天堂的地方。”

  苏蕙想上前拦住言石,脚却迈不动半步,只有眼泪无声地奔流。言石开始缓缓朝前走,在苏蕙的视野里消失。苏蕙觉得全身都被掏空了。他不会回来了。她想。她永远地失去了最爱的人。

  太阳从海平线上跃出来,照亮整个世界。鸥鸟一声声鸣叫,如泣如诉。言石抱着雪玉站在礁石上,海风带着湿润的潮味阵阵吹过,她的长发在风中飘摇着,如一面黑色的旗帜。

  “雪玉。我为你选择了海葬。”他伏在她耳边柔柔地说着,“你别怕,不会冷的。有我陪着你。”

  他抱着雪玉,一步一步缓缓朝大海走去。海浪没过他的脚,没过他的膝,没过他的腰。

  阳光洒在海面上,洒在他们的身上,给他们最后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黄金色的光芒。

  海浪汹涌着淹过来,柔长的黑发如一尾游弋的鱼。

  一张面具漂浮在海面上,红色的狐狸脸,诡异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