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2011-11-22 08:00:00
  “她不是林心怡。”言石慢慢地说。“薛元已经死了,是被林心怡杀死的。”

  “那她是谁?”苏蕙惊疑地望着地板上的女子,那女子神态安祥,圣女般纯洁。白色的裙子一直遮住她的双脚。

  苏蕙突然松开抓住薛元的手,跳了起来:“我知道她是谁了。她是真正的杨雪玉,对吗?”

  言石雕像般半跪在雪玉跟前,机械地点了点头。

  苏蕙猛地喘了几口气,总算没有窒息过去。“那心怡呢?她在哪里?你是说,她杀死了薛元吗?”

  言石慢慢抬起头来,面具后面的双眼黯然无光:“林心怡扮做雪玉的尸体杀死了薛元。她已经离开了这里,她说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走到无路可走为止。”

  苏蕙呆呆地注视着言石,注视着雪玉。半天才说:“那,她怎么办?你打算如何处置她?”她指着地上的死人问他。

  她感到言石开始哽咽起来,只是她看不到他的泪水。他就那样一直半跪在那里,沉默不语。

  后来他将她抱起来,抱进自己的房间。他将她搁在床上,整夜地守着她。

  “我要陪着她。不然她会冷的。”他像是对苏蕙说,又像是对自己说,对死去的雪玉说。

  苏蕙觉得五脏六腑撕裂般疼痛。那一瞬间她明白了:活人,是永远无法跟死人争宠的。她觉得愤恨,觉得屈辱,又觉得那么的无能为力。

  天快亮了。一夜未眠的言石抱起雪玉,走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