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011-11-22 08:00:00
  任婉婉终于从沙发上慢慢站起来,她靠在薛元的胸前,手臂环着他的腰,喃喃地说:“元,你上他走,我什么都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薛元暗自一笑:她是多么聪明的女人呀。可有时候聪明并不是好事呢。看来,得提前行动了。

  第二天上午,苏蕙敲响薛元家的门。过了好一会儿,门终于开了。出乎她的意料,门里站着的竟是薛元本人。苏蕙一惊,但马上恢复了镇定。她冲薛元一笑:“薛医生,不欢迎我吗?”薛元也回过神来,连连笑着点头:“美女驾到,失敬失敬!”

  薛元将苏蕙让进客厅,请她坐到沙发上,给她倒了杯果汁:“不知苏小妹有何事找我啊?”

  苏蕙呷了口果汁,随口说道:“我有个姐妹想割个双眼皮,想请薛大医生做呢。”薛元说:“做个双眼皮,对我来说岂不是小事一桩?她本人怎么没来?”

  苏蕙说:“她呀,不好意思呗。干脆我让她什么时候直接去找你吧。对了,你一个人在家呀?嫂子呢?”

  薛元的脸色突变,为了掩饰他的失态,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她生病了!”

  “哦,那不好意思,我就不打扰了,你还要照顾嫂子,我先走了。”苏蕙说着站起来要走。

  就在这时,卧室里发出一阵女人凄厉的叫声,苏蕙的心猛一颤,回头朝卧室方向望去。

  卧室的门紧紧关着。薛元忙说:“不好意思
www.guidaye.com
,我妻子发病之后喜怒无常,让你受惊了。”

  苏蕙看了一眼面色慌张的薛元,不动声色,一边说着告辞的话,一边走出薛元的家。就在那扇门即将关上的时候,苏蕙最后望了一眼那间发出凄厉叫声的卧室,谁知那一眼让苏蕙魂飞魄散!

  “砰!”房门关上了。苏蕙由于瞬间的惊惧全身发软。她定了定神,匆匆离开薛元的家,那骇人的一幕还一次次在苏蕙脑海中回映----

  就在房门关上的瞬间,她看到卧室的门开了一道缝,一张脸露了出来。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鲜血淋淋,皮肉模糊,五官不辨……苏蕙的心一阵阵剧烈地收缩,那凄厉的叫声似乎还在一次次撞响她的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