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11-11-22 08:00:00
  晚上林心怡来到苏蕙家。苏蕙看着林心怡曲线毕露的魔鬼身材,眨眨眼说:“鬼斧神工哇!”林心怡嫣然一笑:“我这人工的可不敢跟你天然的比啊!”

  她收住笑,神秘地对苏蕙说:“知道吗?那个整容师已经结过婚了。”然后又遗憾地说:“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却“名主有花”了。可惜可惜。”苏蕙一推林心怡:“你这个花痴,原来打的是他的主意呀。”

  那条裙子任婉婉穿上可真合适。任婉婉在薛元怀里转了一圈,抱住他的脖子说:“你真好!这回原谅你了。下次你若再提到你那妖怪老婆,我可真的不理你了!”

  薛元摸着任婉婉的下巴说:“让我整整吧
www.guidaye.com
。你的下巴若再尖一些,便完美无瑕了。”任婉婉笑嘻嘻地说:“你若喜欢,随你啦。反正我身上哪一块你不动刀便不罢休!”薛元高兴了,低头边吻任婉婉,边褪她的裙子。他吻着任婉婉白玉般玲珑的身子,直吻得她娇喘连连。薛元在兴奋的最高点不由自主又要叫那个潜意识里的名字“雪玉”,却忽然听到任婉婉满足的笑声。他清醒了,出了一身冷汗。真险!薛元暗自庆幸没有说出那个名字,否则后果又不堪设想了。

  任婉婉舒展着美丽的身体,眼含忧怨说:“你又要回去了吗?你就那样舍不得你的妖怪老婆!”

  深夜十一点,薛元轻轻推开卧室的门。一个优美的倩影侧身躺在床上,看样子是睡熟了。薛元轻轻地吁了口气,刚想躺下,那个倩影却突然转过身来。

  那个优美的倩影却有着一张
恐怖
狰狞的脸。那脸上的五官完全变了形,找不到眉毛,找不到眼皮,阴森森的黑洞里射出冷嗖嗖的光。鼻梁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两只黑漆漆的洞。嘴唇翻卷着,没有皮,露出红红的肉和雪白的牙齿。薛元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厌恶地转过身躺下。

  “薛元!”那个魔鬼一样的女人叫着他的名字,“你到底什么时候肯给我整容?”说着,那个女人翻身骑在薛元身上,用肉乎乎的唇去吻薛元的脸。薛元感到浑身的毛孔都乍起来了。他紧闭着眼,推开身上的女人。“雪玉”,他说,“我今天累了。等你的伤口彻底长好,我才能给你整容。”

  那个被唤做雪玉的女人发出一阵凄厉的哭声,在夜半时分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