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011-11-22 08:00:00
  苏蕙看到薛医生,不知怎的就觉得心里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坍塌了。世上怎会还有如此纯真的男子?他天使般笑着,那笑容给人致命的诱惑。苏蕙愣神的时候,听到林心怡说:“薛医生,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

  薛医生站起身来,身材挺拔,气质沉稳。他一边翻看着预约单,一边说:“你叫林心怡吧?不知那位小姐如何称呼?”

  “她叫苏蕙,是陪我来的。”薛医生“哦”了一声,打量着苏蕙,目光带着惊讶。只是那惊讶的目光转瞬即逝,换做了赞叹。“美人还是天生丽质的好哇。”他意味深长地说。

  苏蕙坐在椅子上等林心怡,久了觉得双腿麻木,便站起身来四处走动。他看到薛医生的桌子上摆着一只相框,里面有一个天仙般的美人。一旁的小护士侧目望了一眼问:“怎么样?漂亮吧!”

  “唔。漂亮。”苏蕙点头。小护士走过来,神秘兮兮地问:“你猜猜她是谁?”“谁?”苏蕙有些迷茫。

  小护士凑到苏蕙耳边低语:“她就是薛元医生的妻子!”

  苏蕙“哦”了一声,重新看那幅照片,心头泛起一种怪怪的滋味。怎么说,知道自己欣赏的男人有了妻室并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照片里的女子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更让人称奇的是她那高贵典雅的气质。外表的美是天生的,气质却要靠后天培养。

  小护士又问:“你猜猜,她有没有被薛医生整过容呢?”

  苏蕙心里一动。按理说,整容师的妻子近水楼台,想整容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如果整容师按照自己的意图整出一个绝色美人,那么,自己的妻子是自己的作品,面对起来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知道吗?薛医生的妻子自他们结婚后就没再露过面。有人说她失踪了,有人说她已经死了。”小护士接着在苏蕙耳边嘀咕。

  苏蕙的目光离开照片,望了一眼小护士,心里产生出厌恶的感觉。这个小护士,年纪不大可真是个长舌妇!但小护士说的话对苏蕙还是极有吸引力的。人,对于别人的隐私都有种本能的探究。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苏蕙问。小护士笑笑说:“这,我们医院里人人都知道的。这周日是我们医院建院二十周年庆典,薛医生已经答应要带妻子参加的。那时就真相大白了。怎么样?有兴趣吗?你可以作为嘉宾参加的。”

  小护士的眼睛里露出诡异的神情,苏蕙心头不由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