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013-06-23 08:00:00
    “如果你相信天意,他定会来找你。”我的语气不容置疑,“但现在你必须跟我走。”
    女人不再哭泣。或许她知道,现在除了跟我走,别无退路。
    她将一只手递给我,让我牵着她,这样会让她感到一丝温暖。但她的手太冷了,握着这只冰冷的手,我对她的怜悯之情更盛。
    我们走下桥。被雨水湿透的长裙紧贴着她的身体,使得她的体态更曼妙。那双浅绿色的高跟鞋落在地面时,竟没半点声响。
    一辆出租车驶过来。副驾上车窗摇下来,出租车师傅先看我一眼,然后目光落在女人身上,脸色变了。
    一年前,小城发生几起出租车师傅被劫杀事件。三个月前嫌疑犯落网,才知道是一个小姐和一个嫖客共同作案。那以后,出租车再也不去夜场和其他小姐出没的地方做生意。
    师傅误会我和女人的身份。见我不高兴,也不做声。我扶着女人上了后排座。女人把头靠在我肩上,竟枕着我的肩睡着了。
    师傅为了掩饰不安,特意调高收音机音量。电台正在讲
鬼故事

    DJ紧张的声音和阴森的背景音乐营造出的诡异气息笼罩了整个车厢。女人被吵醒了,她盯着师傅,目光像生铁一样冷。
    师傅不敢回头,他感觉女人的眼神在穿刺他的后背。出租车突然向隔离带冲去,他好不容易才将车刹住。
    女人受到惊吓,我紧紧抱住她:“你怎么开车?”
    “求你们下车吧,我不拉你们了!”
    “我投诉你!”
    “我不收你钱。你要去的地方,穿过前面这条小街就到了。”
    我还想和他争辩,女人说:“下车吧。”
    我扔了十元钱在后座上,把女人扶下车。我刚把车门关上,师傅就掉转车头,飞快地冲过红灯口。
    “见鬼!怎么这么没职业道德?”
    “他也许把我当鬼了吧。”
    她突然冒出这句话,让人头皮发麻。
    “你是不是也把我当鬼了?”
    “能和这么漂亮的
女鬼
深夜同行,我艳福不浅。”
    女人没觉得我幽默,她凝望着我:“你不该救我,更不该带我回家。”
    雨停了,空气却被她的哀怨凝固。我意识到我行为的疯狂。不管这个女人怎样不幸,我都应该送她去她的家,而不是把她带到我的住所。就算她没家,我也应该带她去酒店,或者拨110。
    走完这条小街,来到公寓楼下。
    “我们到了。“我朝楼顶指指,“你就在我家住一晚,明天要走,我不留你。”
    公寓原本是工厂
宿舍
。工厂搬迁后,几个房东盘下这栋楼来出租。没有门卫,进楼铁门从不上锁。楼梯由于没人打扫,丢弃着各种垃圾。
    我扶着女人爬上七楼。我打开门锁,推开门,一股刺鼻烟酒味扑面而来。
    这是一套简陋的一室一厅。灯光很暗。对习惯寂寞的人来说,明亮的光线不符合心境。无论白天黑夜,我都将客厅和卧室窗户关闭,用窗帘遮挡。
    四年来,房间除了我,从没有过第二人。女人成了我第一位客人。
    她去客厅阳台,摸了摸窗帘,然后又去了卧室。
    “我要洗澡。”她说。
    我调好热水器水温。又给她找了一套我的睡衣。趁她洗澡时,我换了床单和被套。
    忙完这些,女人悄无声息地站在我身后。
    “你睡里边,床单被套我刚换的。”
    “谢谢你。”她说,“我叫燕子。”
    “我叫楚洪。”
    “洪哥,既然我跟你回来,就会在你家住一些日子。”
    适才她洗澡时我还想,天亮她就要走。她一走,房间什么都不会留下。
    她却提出要住一段时间。她说:“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她要我做的三件事非常简单。第一,不告诉任何人她在这里;第二,不让任何人到这里来;第三,给卧室和客厅的窗户再加一层窗帘。
    前两件事我完全理解,她不愿意让人知道她在我这里,无非是不想给我带来麻烦。她要我给窗户再加窗帘,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