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13-06-23 08:00:00
    有学校领导给强儿介绍亲事,被他婉言谢绝。
    “三十岁前,我只想把书教好,把老妈照顾好。”
    他一味回避感情,证明他内心从没走出伤痛。他表现得如此淡定,不过是为消除我的担心。
    我们每年只有清明和春节才会回到苏家沟,给强儿的父亲烧纸。但不时有一些关于童燕的消息传来。结婚四年了,童燕一直没有生育。
    在山村,如果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将失去一切尊严和地位。
    这些情况都是苏家沟人赶集时给我摆的。我不敢告诉强儿。
    这年
夏天
,我在镇上碰到童燕。
    她想转身跑开。我拦住了她。
    如果我知道童燕和强儿重逢会是今天的结局,我绝不让童燕去学校和强儿相见。
    原本我们该成为一家人。再度团聚,如此悲伤。
    她身上布满伤痕,是苏清泉醉酒殴打她留下的证据。
    强儿抱着她哭着说:“你过得这么痛苦,我却从没来找你。”
    “你找我又怎样?能解救我吗?”
    “为什么不能?他不珍惜你,就和他离婚!我要和你在一起!”
    在苏家沟,女人离婚,不仅让自己抬不起头,更会让家人受辱。童燕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让她的父母和亲人受辱。
    童燕来镇上的次数越来越多。很快苏家沟传遍强儿和堂嫂通奸的风言风语。
    族长和苏清泉带着几十号人到学校兴师问罪。
    “我要把你逐出苏家!”族长气势汹汹。
    苏清泉威胁:“你再敢勾引我老婆,让你身败名裂!”
    “苏清泉,燕子一定要和你离婚!”
    族长恼羞成怒:“给我家法处置!”
    一群人把强儿按在地上。多亏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否则强儿肯定会被他们打死。
    苏家把童燕软禁在家。
    根据家法,叔嫂通奸,要被双双沉塘,死后还要被苏家祖传巫术诅咒,永世不能见面。
    苏家最后一次使用残酷家法是解放初期,一个男人与隔房嫂子有染,他们被溺毙村东水库。男人尸首右手中指被戴一枚受过咒语的银戒。有这枚银戒镇压,他们不能投胎做人,只能成为孤魂野鬼,即便相遇,也认不出对方。
    我清楚族长这帮人,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事。
    强儿却无所畏惧。在派出所民警干预下,强儿把童燕解救出来,带到镇上。
    童燕要离婚,苏家不同意。他们天天到学校骚扰。
    强儿决定辞去学校工作,带童燕远走高飞。
    “妈,等我们安顿好,就回来接你。”
    我将强儿和童燕送上车,收拾东西回到了苏家沟。
    第二天中午传来噩耗。开往省城的大巴车翻下悬崖,全车30余人,仅有两名幸存儿。
    强儿和童燕的遗体被运回苏家沟。
    族长说:“死了也要受家法处置!”
    “戴银戒!戴银戒!”族人们疯狂地叫喊着。
    我用身体护住强儿和童燕的遗体,哀求他们看在族亲情分上,不要给两个孩子下咒。
    几个男人把我架走。诅咒仪式二十分钟就结束了。巫师将一枚银戒戴在强儿右手中指上。
    这枚被诅咒的银戒戴上,永远取不下来。除非强儿为童燕找一个替身,让这个替身爱上他,然后再将这枚银戒戴到替身手上,他和童燕的诅咒才可能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