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13-06-23 08:00:00
    就在强儿毕业前半年,童燕最小的弟弟突然身患重病,需要一大笔钱救治。
    我陪着童燕的父母到处借钱。为了不影响强儿准备毕业考试,童燕不允许将此事告诉他。
    “让苏强回来!”童燕父亲的情绪终于爆发。
    “回来有什么用?他哪去找钱?”童燕的母亲哭泣着。
    “嫁书生有什么好?百无一用是书生!”
    一家人乱成一锅粥,这时一个男人走进来。他是强儿叔公的亲长孙苏清泉,比强儿和童燕大十岁。
    “我出钱给孩子治病,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七年前,苏清泉离开苏家沟去大城市闯荡,和别人合伙开采石场。两年前,他从外地回来在煤矿入股。
    “只要你救我儿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苏清泉的眼睛落在童燕脸上。所有人明白他想要什么。
    “让燕子嫁我,为救小舅子,我倾家荡产在所不辞。”
    “你咋能落井下石?燕子是强儿媳妇!”
    “那为何不让你家强儿拿钱救命?”
    童燕父亲冷冰冰地说:“谁说燕子就是苏强媳妇了?他俩没有婚约!”
    “老童,你不能拿燕子的幸福交换你儿子的命!”
    “是我儿子命重要,还是你儿子娶媳妇要紧?”童燕父亲吼着,“谁拿钱给我儿子治病,女儿就嫁谁!”
    一直沉默的童燕叫道:“不吵了!”她对苏清泉说:“我答应你。只要你出钱治好小弟的病,我就嫁你。”
    “爽快!我明天就准备彩礼过来提亲,先把婚定了!”
    “我不能失去小弟。我欠你们家,只有下辈子还。”童燕哭着跑进她的房间。
    第二天,苏清泉带着彩礼去了童家,订婚仪式由强儿的叔公主持。一直以来,我以为老头对强儿真正疼爱。现在才明白,老东西不过是将强儿当成家族一张贴金名片。
    苏清泉将孩子接到省城大医院动手术。
    这期间,因为忙于毕业考试和找工作,强儿没回家。他还是每周写一封信。只是那些信童燕再没看过。
    童燕举办婚礼的日子定在六月中旬,正是强儿毕业前半个月。
    他们之所以定这个时间,就是想赶在强儿回来前,将生米煮成熟饭。
    这场盛大婚礼持续三天三夜。苏清泉从城里请来一个表演团队,不分昼夜唱歌跳舞。
    我没给儿子守住爱人。半个月后,他就要毕业归来。他还等着回来迎娶他的新娘。但是,他的女人已经成为他的堂嫂。
    他对童燕的爱早已与生命融为一体。他的女人被夺走了,如同夺走他一半的生命。难道他从今以后将苟延残喘?
    但强儿并没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
    他反而安慰起我来:“儿子咋都比儿媳妇亲你,是不是?为孝敬你,我放弃留在县城工作的机会,回我们镇教书了。”
    我跟强儿去了镇上。虽然我不喜欢镇上的生活。但我明白强儿的苦心,他让我去镇上,既能更好照顾我,又可以避免和童燕碰面。
    我和强儿不提童燕,也不提过去。渐渐地,这个与我们最亲近的女人,离我们生活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