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3-06-23 08:00:00
    4
    强儿是我的儿子,童燕原本可以成为我的儿媳。
    两个孩子从一年级就是同桌。童燕家是外姓,经常被其他孩子欺侮。为给童燕出头,强儿和所有孩子都打过架。
    强儿八岁时,我丈夫因病去世。童燕经常到我家玩。左邻右舍说童燕是我家养的童养媳。
    “别人说你是强儿的媳妇,你不害臊?”
    童燕格格地笑:“我就要嫁苏强哥!”
    小学毕业,两个孩子考进县城的重点中学。山沟沟飞出了一对金凤凰。
    但开学前,童燕告诉我们,她不读书了。
    她还有两个弟弟上学。她的父母供不起。况且,在穷山僻壤,女人最重要的是能嫁一个好人家。
    强儿跑到童燕家,和她的父亲理论。
    “你不能让我媳妇辍学!”
    “小屁孩,谁说燕子是你媳妇了!”
    “苏强哥,是我自己不读的。”
    “你骗人,前几天我们还约定要一起考大学。”
    那晚,我去把臭小子接回家。“傻儿子,你要真为燕子好,就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找到好工作,早点把她娶进门。”
    强儿去县城读书的头晚,两个孩子在草坪上坐了一个通宵。夜空中充盈着桂花的幽香。童燕的眼眸露着淡淡忧伤,或许她已经意识到,她和强儿的命运,正朝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
    “到县城,每周我都给你写信。”
    “写那么多信干嘛?耽搁你学习。”
    “我看不到你,没心思学。”
    “你要这样,我就不理你。男人要以学业和事业为重。”
    “我一分钟都不想和你分开。”
    “你一定要考大学。要是考不起大学,我不嫁你!”
    强儿去县城读书后,童燕每天都来陪我。强儿每周写一封信,汇报他在县城的情况。那些信都是童燕念我听的。
    “强儿的信,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提到你?”
    “你是他妈妈,他当然关心你。”
    “欺侮嬢嬢不识字?强儿写你的字比我多,你不好意思念我听。”
    童燕脸唰地红了。
    强儿每次从县城回来,都会给童燕带很多小礼物。俩孩子看对方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方圆十多里山林,留下他们一起走过的足迹。
    三年后,强儿考入县城师范
学校
。他的成绩完全可以上重点高中。但强儿想早点出来工作,迎娶童燕。
    苏氏家族摆了酒宴,庆贺家族第一个即将得铁饭碗的人。
    七十五岁的族长,强儿的叔公一直视强儿是这个家族的骄傲。
    “让我们苏家的秀才讲几句。”
    “敬爱的叔公,各位长辈、父老乡亲,我郑重宣布,我要娶童燕当媳妇。三年后,我师范毕业时,我请大家喝喜酒!”
    人们兴奋地叫喊,一向刻薄古板的叔公也心满意足地捋着白胡须。强儿用这种充满气势的方式宣布:从今以后,童燕是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