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2013-06-23 08:00:00
    最后,我同意他留下。他提出三个条件。第一,他不离房间半步。第二,我将房间所有窗户挂窗帘,不让阳光照进来。第三,我穿着和言谈举止,要按照他说的做。
    三个条件令人不解。苏强解释:“我不出门,因为我不想别人知道我们关系。让你挂窗帘,我的寒症最近重了,要少接触阳光,这点你以前知道。我安排你言行举止,是因为只有我熟悉你的过去。”
    我连夜给所有窗户挂窗帘。在如此黑暗的环境,真可以让记忆重生?
    第二天,我跑了好多家服装店,终于买到一条和照片上女人相似的青色碎花长裙以及一双绿色高跟鞋。然后,我去了一家理发店。
    我拿这张照片给理发师看:“像我吗?”
    理发师看照片,又看我,露出怪异的笑容。
    “照她的发型给我做头。”
    穿着这条青色碎花长裙和绿色高跟鞋走出理发店,头发微微烫卷一些。感觉自己身体在阳光中被重新捏合成一具个体。
    回到家,苏强拉着我的手。
    “你以前最爱这身装扮。但你的眼神再柔和一点,话音稍低一点,步子还要碎些。”
    接下来三天我没出门。他像一个严格训练师,纠正我每个细节,直到我的眼神、说话的语气和姿势越来越接近他心目中那个燕子。
    我竟然迷恋上另一个身份,这种似曾相识的新鲜感带给内心的刺激无以伦比。
    他给讲述我们亲热的细节。按照他的描述,总是我挑逗他。
    “只要你想要,你的眼神就会毫不掩饰地告诉我。你总是从身后把我搂住,亲吻我耳根。燕子,我要让你像以前那样吻我。”
    我绕到他身后,轻轻搂住他,吻他的耳根。
    “燕子,附在我耳边,唤我。”
    我按照他的提示,一步步挑逗他。
    “说你爱我,就像你过去说的那样。”
    “我爱你。”
    当我颤抖着说出这话时,发现竟真正爱这个男人,这种爱丢失很久,却又突然被我找到,坚定而炽烈。
    我们相拥而吻。他冰冷的呼吸和我炽热的呼吸对抗。我的体温被他舌尖的寒气一点点卷去。
    他牵引我的手在他冰冷的体内滑动。就像导盲犬引盲人过斑马线。我的动作稍有偏差,就被他倔强地纠正。
    按照他的提示,我解开他上衣的纽扣,他肌肉很结实。他让我舔食他冰凉的肌肤。直到我的舌头滑在他的肚脐处,他才开始喘息。
    就像完成精确设置的电脑程序,我们按部就班地进行。当我们**着抱在一起,我感觉自己抱着一团雪球,这团雪球非但没在我的体温中融化,反而越滚越大。
    我闭上眼睛,等待他进入。
    他暴躁地喊:“不是这样,你要从我压迫中解脱,骑我身上来!”
    我只好照他说的,在他身下激烈挣扎,然后跨在他两腿间。
    “再野一点!”
    我突然感到厌恶。坐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
    “对不起,我想让你尽快找回自己。”
    “如果我不能找回过去,你就不爱我?”
    “我还是爱你,但一个人都不能没过去。”
    他终究是为我好。他对我的爱依然是那么狂热。因此我不能让他失望,我们又重新开始刚才的那些动作。这次,配合明显默契很多。
    当他进入我身体时,一股巨大寒流在我血管奔腾。我的记忆在冰凉刺骨的抽插中被捅成无数窟窿。一个女人朗笑着,从一片花丛中朝我奔来。她的脸和我一样。正当我准备欢呼时,她突然伸手在她脸上扯着,撕下一张血淋淋人肉面具。
    我尖叫起来。